从东西方文化差异看中国传统书画艺术传承发展

日期:2017-04-11 撰稿人:郝良彬

        多年来,艺术创作的道路问题一直是艺术圈里争论的焦点,许多同行为之困惑,更是困扰着青年人的艺术创作之路。一些偏离艺术传统、失去艺术创作本真的怪现象在美术院校多有发生,直接影响到中国书画艺术的传承发展。美术创作何去何从,是当今美术界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下面,我通过对东西方文化差异的所见、所思,谈谈如何传承发展中国传统书画艺术问题

(一)

        由于东西方历史传统的差异,两者的文化传承差别也很大。2012年12月18日—28日,世界美术家协会组织世界各地画家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伟因大酒店举办了世界美术展。世界美术家协会邀请我和刘振东、陈增胜等6位画家参加了画展。伟因大酒店是一个五星级豪华大酒店,展览会占用了十几个很大的会议厅,其场面和规模是空前的,展览作品几乎包括了现今世界的各种流派,聚集了世界各国的画家,作品纷繁,让人眼花缭乱。这次同来的刘振东是烟台画院画家,以画大海闻名,他展出了几张大幅的大海画作,让人感觉气势恢宏,波澜壮阔,意境深邃。我展出的作品多为六尺和八尺的花鸟画。我们第一次来美国,因语言不通,与外国人交流不便,不能言传、只有意会。看到国外同行前来观看,不少人对我们的作品投来赞许的目光,对中国画表现出了浓厚兴趣。

        通过这次办展,也了解到美国文化气氛不是很浓。美国是一个车轮子上的国家,科学发展,技术进步,物品丰富,生活富足。他们极其注重吃饭和旅游。我原以为这些西方有钱人会买些画放在家里,其实不然。有位洛杉矶的美籍华人带着她的老公和女儿前来看展,谈起画来,她表示很喜欢。据她说美国人一般不怎么买画,花几百美元,买张画就很不错了,一般只买些印刷品和仿制品。美国人注重汽车、住房和生活用品,对画也不是真的热爱。我走了几家美国书店,基本上没有中国方面的书籍。有一家书店摆着厚厚的《世界美术史》,里面基本上没有中国美术的内容,可以看出西方人对中国文化的认识还是相当缺失的。

        我们中国的许多年青人喜欢到美国去上学,而美国的美术馆、图书馆和书店却罕有中国书籍,这是为什么?带着这样一个疑问,2016年7—9月份,我访问、考察了美国的西雅图、波特兰、旧金山、洛杉矶、拉斯维加斯、圣地亚哥,波士顿、纽约、华盛顿、温哥华,欧洲的斯洛伐克、布拉格、维也纳等20多个国家和名校的美术学院、美术博物馆、图书馆。不得不承认,西方这些国家和名校的艺术博物馆建筑都非常有气派,真称的上是豪华的宫殿,设备也是一流的,管理艺术品的工作人员都非常认真而且非常多,但有些博物馆展品较少,艺术品位较低,有些只能是技术性的产品,而不是艺术品。比如,洛杉矶盖帝艺术中心占了一个小山的规模,没有发现一张中国画,洛杉矶县立艺术博物馆,波士顿、华盛顿的艺术馆也没有中国画。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有一小部分中国书画作品。欧洲的美术博物馆也没有中国画,看起来他们对中国文化的研究还是相当缺失的。不像中国人,差不多三分之一的人都学英语,很多年青人高中一毕业就到西方留学。

        参观研究西方美术博物馆和美术学院的实际教学,其艺术设置的模式大致相同。特别是几家大的艺术博物馆,展览模式大致相同,可见西方人对艺术品的认知有一规定性。罗丹的雕塑几家博物馆都有,有似曾相识之感,莫奈的睡莲加起来也有几十张。西方美术由古代发展到今天的现代美术的各个过程,是艺术形式不断翻新的过程,从内容丰富到没有内容的形式,这一过程的各种阶段,是一个互相否定,形式重于内容的过程,就像中国人常说的一句话:“狗熊掰棒子,一边掰,一边扔”,没有继承和连续性。

        在美国西雅图的一家书店里,我见到一本厚厚的写世界美术史的书,比较完整的介绍了以上西方美术发展消亡的这一过程,但这本书的作者几乎没有提到中国美术。美国各大美术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除外)都没有中国美术这一部分。中国离不开世界,世界也离不开中国,世界美术史缺失中国是不可想象的,将来有一天,世界美术史定会重写。西方最有代表性的画家毕加索有句名言:“欧洲没有艺术,艺术在中国”。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世界文化有两极,东西方各为一极,两极同为一体,这是自然之道,不可违背。

(二)

        中国书画是中华民族文化艺术智慧的结晶。好的书画作品,总会给人以心灵的震撼、思想的启迪,促使人们积极向上、崇善尚美,热爱自然、热爱生活、热爱祖国,不断提高审美情趣和文明素养。千百年来,中国绘画艺术一直沿着一条继承、发展、光大的道路一路走来,产生了辉煌的东方文化艺术,艺术事业兴旺发达,名家辈出。在中华民族书画的百花园里,花鸟画是最具有民族特色文化的一朵奇葩。在中国绘画史上,花鸟画都代表着当时的最高艺术水平,为人传颂。两宋时期最为兴盛,名家辈出,佳作如林,工笔重彩和水墨晕染,争奇斗胜,花鸟画这一门类,不论在表现主题和艺术技巧上,在世界画坛中都有着崇高的地位和赞誉。在五代和两宋时期出现了像黄筌、徐熙那样卓越的大画家,黄居才、赵昌、易元吉、崔白,都创造出许多优秀卓越的花鸟画作品。他们生活于林泉花木之间,观察生活中的形象,细致入微,构图多样,色彩绚丽,为我国花鸟画的巨大成就和在世界艺术之林的地位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黄筌的画,先勾墨骨,后填颜色,叫做“勾填法”,结构精密,旨趣浓艳。徐熙的作品在他把握色彩之外,加以水墨晕染,效果极佳,后世称两人画法为“黄筌富丽”、“徐熙野逸”,以形容他们不同的风格。黄徐的绘画风格和苏东坡、文同擅长的水墨画派被称为花鸟画的双璧,前一种以绚丽多彩、刻画入微见长;后一种则以表达灵性笔墨超脱见胜,并世流传,历千年而不衰。

        近代尤其是新中国建立以来,中国书画领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发展,“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推陈出新”,呈现了史无前例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繁荣昌盛景象。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等大师们坚守继承中国书画传统的基础上又推动着向前迈进,做出了世人瞩目的成绩。曾受过西画训练的画家李可染、傅抱石等人,在自己的创作中或多或少地吸收了西画的技法,但他们是在立足中国画传统基本立场上,坚持基本创作路线属于传统范畴的。在“中西融合”型的艺术家中,也涌现出徐悲鸿、林风眠、蒋兆和等使我们感到骄傲的大师巨匠,他们都不同程度的对中国绘画传统的表现形式与技法拓宽发展作出卓越贡献。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更可喜地看到张立辰、刘大为、杨立舟、贾又福、李伯安、刘炳森等一大批艺术家在中国书画的表现技巧和结构上开拓创新,深化了提升了传统中国书画笔墨内含的容量和质量,拓宽中国书画的表现形式和内容,创作出足以可以传世的杰作。


        中国书画的传统是一个不断丰富、发展、变化着的开放性的活的艺术体系,它有着博大的气度容纳吸收世界上所有民族优秀的文明成果,来充实、丰富、完善和发展自己,当然更主要的是继承和发展我们中华民族自己的优秀传统。中国书画今天的传统是历代艺术家们的创造,而将来的中国书画的传统只能是今天艺术家们的创造。艺术的创造与时代的发展紧密相连。当代中国书画艺术伴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的飞速发展,也必将获得空前的蓬勃发展。广大书画艺术家只有与时俱进,振奋精神,深入实际,深入生活,才能创作出更多无愧于我们时代的书画艺术精品。
上一篇:长江日报高级记者余熙讲述“武汉友城”故事 下一篇:发挥金融桥梁作用 助推民间外交发展
  李小林会长会见柬埔寨莫尼列太...
  户思社副会长赴日本参加中日邦...
  刘延东副总理出席第二届中非青...
  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
  李小林会长出访美国...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案05087056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台基厂大街一号    邮编:100740    邮箱:QGYXLSLLC@sina.cn